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金融部門如何進行基礎性改革

發布于:2016-08-24  |   作者:http://www.omfeel.com  |   已聚集:人圍觀

  隨著社會經濟發展步伐加快,金融部門進行基顧性改革勢在必行。早前,7月26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去產能和去杠桿的關鍵是深化國有企業和金融部門的基礎性改革。此后,中國人民銀行下屬媒體《金融時報》發表評論文章稱,深化金融部門的基礎性改革,將為去產能和去杠桿創造良好的環境條件。


  “沒有金融降杠桿,經濟去杠桿很難開啟。”社科院教授劉煜輝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如同去產能不可能在價格上漲的狀態下開始,債務重組也一樣。如果企業能夠以非常低的利率融資,便利地借到大量的錢,企業很難降杠桿。”


  何為金融部門基礎性改革


  金融部門的基礎性改革并非中央高層首次提到。早在5月16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三次會議提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本質屬性是深化改革,推進國有企業改革,加快政府職能轉變,深化價格、財稅、金融、社保等領域基礎性改革。


  在上述會議中,金融基礎性改革與其他類型的改革并列。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關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決定》,金融改革主要涵蓋利率市場化、匯率市場化、人民幣資本項目開放以及金融協調監管等內容。


  7月下旬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則明確,去產能和去杠桿的關鍵是深化國有企業和金融部門的基礎性改革。


  對于金融部門的基礎性改革,國家信息中心預測部首席經濟學家祝寶良對記者表示,金融的核心是為實體經濟服務,但現在卻在一些行業和領域拼命加杠桿。“金融部門還是要先把最基本的為實體經濟服務的作用先發揮出來,杠桿過高容易產生泡沫問題。”他說。


  國研中心宏觀部研究員魏加寧曾指出,要推進金融改革,必須做好利率市場化、金融機構民營化及金融監管這三大基礎性改革。其中,實行利率市場化放在第一位。


  “匯率涉及到價格,監管涉及到未來的風險,金融體系的完善涉及到資源配置的效率,這些都是金融部門的基礎性改革。”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金融部門改革與去產能、去杠桿


  某種程度上,國企具有政府的隱性背書,因此商業銀行在放貸時偏好國有企業。雖然煤炭、鋼鐵等企業產能過剩,但金融機構還是不斷向其發放貸款。煤炭、鋼鐵等企業不斷獲得金融資源支持,維持企業運營。某種程度上,這也是鋼鐵、煤炭等“僵尸企業”產能不降的重要原因。


  因此,去產能需要深化國有企業和金融部門的改革。“只有金融市場化單兵突進肯定不行。金融部門是借錢的,國有企業是用錢的,如果用錢的不市場化,這還有問題。”興業銀行(15.830, 0.12, 0.76%)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我覺得基礎性的改革不能把金融和國企拆開,這兩方面是統一的。”


  “商業銀行很多信貸都是支持傳統產能。如果要降低過剩產能,自然要從金融機構下手,不要給過多的信貸或者停止向它放貸,讓國企去杠桿或者破產清算。”東方證券(16.390, -0.02, -0.12%)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去杠桿則要更復雜。社科院學部委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今年6月15日介紹,2015年底,居民部門、金融部門、政府部門(含融資平臺折算債務)、非金融企業部門的杠桿率分別為40%、21%、57%、131%。


  市場諸多分析人士認為去杠桿主要指向企業部門。而企業部門中,國有企業的部門是最高的,因此去杠桿主要指向國有企業。


  劉煜輝則認為,雖然金融部門的杠桿最低,但風險較高。他解釋稱,2012年以來,金融部門不能從實體回報中獲得足夠收入,只能通過金融交易來創造價差、加杠桿,由此套利和金融杠桿膨脹。


  劉煜輝表示,沒有金融降杠桿,經濟的去杠桿很難開啟。


  政府部門方面,融資平臺近年成為政府部門加杠桿的主體。2010-2013年年間,銀監會收緊對融資平臺的貸款,冀望降低融資平臺杠桿。但融資平臺轉而通過信托、券商資管、保險資管等方式融資。由此,融資平臺杠桿抬升的同時融資成本也在上升。


  這一方面反映金融機構監管套利,另一方面則是融資主體利用分業監管的體制維系資金鏈。事實上,在當前金融業實行混業監管的背景下,監管層無法完全掌握杠桿情況。


  “中國雖然沒有龐大的標準化的衍生品市場,但中國有很多灰色的抽屜協議和配資的交易結構,那里面藏著很多杠桿。金融管理層也不能實時地監控到金融市場真實的運行狀態。”劉煜輝表示。


  如何深化金融部門改革?


  因此,加強金融協調監管成為金融基礎性改革的熱點。去年11月3日,習近平提出金融協調監管的建議后,市場已對金融綜合監管形成兩種主要框架建議。


  一種是由央行承擔統籌協調的職責,并將系統性重要機構納入監管框架。另外一種聲音則認為,上述方案將使監管職能與貨幣政策的目標沖突,應成立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但目前尚未有定論,而據媒體報道,中央金融工作會議推遲至9月以后。


  《金融時報》的評論文章稱,深化金融部門的基礎性改革,將為金融機構助力企業去產能和去杠桿提供政策支持和必要的體制機制。


  評論文章舉例稱,對于銀行機構為支持和配合企業去產能和去杠桿導致的不良資產“雙升”,監管部門可以給予相應降低稅負、降低撥備覆蓋率、增加補充資本渠道等政策支持。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標簽:                   喜歡:收藏
亚洲五月天天综合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