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如何深入推進市場監管轉型

發布于:2016-08-29  |   作者:http://www.omfeel.com  |   已聚集:人圍觀

  2016年以來,簡政放權和監管轉型成為證券市場發展的重要坐標。證監會取消多項行政審批事項,不斷簡化優化服務流程,進一步加強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監管,嚴厲打擊內幕交易和欺詐發行等違法違規行為,深入推進市場監管轉型。


  業內專家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今年以來證券監管轉型工作頗有成效,通過推動監管和信息披露透明度提升,為資本市場長期穩定健康發展打下了更堅實基礎。未來應在現有政策布局下,實現監管的常態化和穩定化,推進制度層面變革和市場化改革,讓證券市場為經濟轉型發展發揮更大作用。


  監管轉型與簡政放權相輔相成


  在國務院關于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決策部署下,今年以來,證監會推進簡政放權和監管轉型的力度不斷加大。4月開始,證監會取消“公募基金管理人的法定代表人、經營管理主要負責人和從事合規監管的負責人的選任或者改任審批”等多項行政審批事項,同時取消7項行政審批中介服務事項。5月1日起,將證監會及其派出機構向證券期貨經營機構頒發的《經營證券業務許可證》等10項證券、基金、期貨業務許可證統一為《經營證券期貨業務許可證》。


  監管轉型與簡政放權相輔相成。在依法監管、從嚴監管、全面監管的理念下,證監會對加強監管做出了全面部署。在取消上述行政審批事項及行政審批中介服務事項過程中,為做好銜接工作,證監會明確了相關事項取消的后續管理方式和工作安排。根據審慎監管原則,通過制定管理規范和標準,完善監管手段,加大事中檢查、事后稽查處罰力度,進一步加強對投資者的保護和有關業務活動的監督和管理。


  證監會今年以來修訂出臺《證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辦法》、《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運作管理暫行規定》、《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規定》、《期貨投資者保障基金管理暫行辦法》等一系列法規,在簡政放權的同時,對各類市場參與主體實施全面監管,為資本市場穩定健康發展保駕護航。


  中國人民大學金融與證券研究所所長吳曉求表示,對證監會最近一段時期以來的監管轉型給予高度評價。他認為,必須把重心放在存量資產(已上市公司)和即將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上,這是監管的重心,同時依據法律對內幕交易、操縱市場和欺詐上市嚴加監管。


  市場透明是監管重心


  從實施效果來看,簡政放權及監管轉型對提升監管效率和增加市場透明度具有明顯的助益作用。


  南開大學金融發展研究院教授田利輝表示,今年證監會的工作成效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監管理念的改變,明確了證監會的工作重點是加強監管。二是證券市場實現了比較穩定的發展,進行了諸如欣泰電氣(300372,股吧)退市等具體實踐,切實加強監管并認真落實已有規則。三是證監會的一系列工作更為重視監督,以監督為主。四是證監會正在把監督真正落實好,把信息披露作為重中之重,通過多種手段,對規則細則進行明確,對信息披露的完善做出了很多切實的推動,對一些公司也進行了處罰。這些措施成為今年的監管亮點,推動了市場效率提升。


  在依法監管、從嚴監管、全面監管下,簡政放權增強了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的作用。以授予派出機構行政處罰權為例,證監會在一季度末表示,自2013年10月份授予派出機構行政處罰權以來,派出機構行政處罰工作成效顯著,兩年多來派出機構罰沒近1.4億元。證監會一方面優化派出機構審理工作程序,將事中備案復核改為事后備案;另一方面加強對派出機構案件和行政處罰應訴案件指導,通過調研、現場指導和案例總結分析評價,答復派出機構案件咨詢,聽取派出機構意見建議,確保執法一致性、統一性,維護證監會執法嚴肅性。證監會表示,通過授予派出機構行政處罰權,有力地推動了全會監管資源整合,為建設全方位、多層次的行政處罰執法體系創造積極條件。


  “應該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嘗試,地方證監局更了解地方上市公司和中介機構的行為規范情況,更接地氣。”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表示,證監會將監管的一部分職責下放到地方派出機構,更能發揮地方證監局的優勢,有利于增進市場的透明度和穩定健康發展能力。


  吳曉求表示,監管者的責任就是市場的清道夫,重點就是要監管信息披露,重心就是要提高市場的透明度。他認為,五年以后中國資本市場的特征之一,一定是高度透明的,具有良好市場價值的市場。如果市場不夠透明,資產沒有太大升值空間,要做全球的資產交易中心、財富管理中心就不太現實。因此,要把中國資本市場建成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市場法制應該是完善的,透明度應是足夠的,市場資產要有一定成長性。


  改革和制度建設不可或缺


  在簡政放權和監管轉型的背景下,市場化改革和制度建設不可或缺。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課題組指出,金融監管轉型處于重要歷史關節點。無論是提振經濟信心,還是加快經濟轉型升級,都有賴于一個健康、穩定的資本市場,需要形成標本兼治的改革行動方案。同時,監管轉型觸及到深層次的行政權力結構調整,建議充分考慮監管轉型的迫切性、現實性,盡快調整優化市場監管機構,形成有效體制保障。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認為,未來幾年,要適應市場的新要求,形成法治監管為主的新模式,這是監管轉型的重要路徑選擇。監管轉型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關鍵是要起好步,要把監管的路子選對、選好,這對于中長期的監管轉型至關重要。


  吳曉求表示,必須對一系列規則制度進行調整。一定要推動中國金融結構性的改革,改革不展開,資本市場發展沒有空間。


  “監管需要常態化、穩定化,證監會需要以很明晰的、堅實的、穩健的步伐逐步推進改革。”田利輝建議,在監督為主的基礎上,要保持現在的穩定的政策布局,讓一些改革順著應有的模式,根據現有條件逐步推進。


  “歸根結底,要從制度層面來變革。”董登新表示,證券市場的“游戲規則”是最根本的東西,有什么樣的“游戲規則”就會培養什么樣的游戲參與人,包括交易者、中介機構都是在游戲規則下參與。他建議,圍繞簡政放權,證監會下一步還可以把IPO審批權下放到交易所,讓一級市場實現真正去行政化。同時,股市是資源配置最重要的場所,是最市場化的,應充分發揮市場化的作用,在當前產能過剩、央企并購重組加快推進的背景下,更應推進證券市場市場化改革,讓市場化機制發揮作用。


來源:中國證券報


標簽:                   喜歡:收藏
亚洲五月天天综合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