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高培勇:營改增開啟本輪稅改進程

發布于:2016-09-17  |   作者:http://www.omfeel.com  |   已聚集:人圍觀

  西子湖畔,G20杭州峰會圓滿落幕;神州大地,營改增試點如火如荼。近日,本報記者專訪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高培勇,請他就時下的稅收熱點問題做了解讀。


  QG20杭州峰會隆重舉行,中國為全球治理交出了出色的答卷。G20杭州峰會傳遞的消息,使您對稅收發展產生了哪些感想?


  高培勇:G20杭州峰會將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其中蘊含著對稅收制度從理念、思想到戰略上的重大調整。


  現在,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經濟是世界經濟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G20杭州峰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中國方案”和“中國主張”,為推動世界經濟強勁、可持續、平衡、包容增長開出“中國藥方”。這也體現了在“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大家庭中,中國的大國責任擔當和引領作用。


  觀察G20杭州峰會對中國稅收的影響,就要看到,中國是如何介入到全球治理中,如何在全球治理中發揮自己的作用,特別需要看到中國稅收和世界稅收之間的聯系和交融,看到中國稅收和中國經濟在世界稅收和世界經濟中日漸增長的影響。


  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時代,世界稅收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緊密聯系在一起。因此,我認為,中國稅收制度的發展方向、發展格局,不能僅僅考慮中國自身的需要,自身的國情,還要考慮到“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需要,考慮到經濟全球化過程中,中國的責任擔當,考慮到中國稅收對世界稅收的巨大影響。所以,走現代稅收制度道路是一個義無反顧的選擇,不能有絲毫的猶豫和彷徨。說得抽象一點,稅務系統需要摒棄老套路,用新思維解決新問題,要調整習以為常的理念、思想和戰略,轉而走向黨的十八大以來的一系列治國理政新思想、新觀念、新戰略。


  Q您所說的“走現代稅收制度之路”“用新思維解決新問題”與傳統稅收制度有什么不同?


  高培勇:傳統的稅收制度有三性:強制性、無償性、相對固定性。稅收制度都是在圍繞稅收收入及時、足額、可持續入庫這個大前提進行的。當前稅收制度改革,提出要建立現代稅收制度,而現代稅收制度,更多地反映的是人類社會對稅收制度本身應當具有的公平正義的要求,體現了現代稅收文明。


  Q建立現代稅收制度需要進行哪些改革?高培勇:稅收制度的改革,真正能解決也最需要解決的是稅收負擔分配調整的問題。瞄準國家治理現代化大方向,新一輪稅制改革涉及的稅種主要有六個:增值稅、消費稅、環境保護稅、資源稅、個人所得稅和房地產稅。六個稅種當中個人所得稅和房產稅屬于直接稅,消費稅和增值稅等屬于間接稅。要改革的直接稅兩大稅種是對現行稅收征管機制的重大挑戰,所以作為配套改革又增加了修訂稅收征管法,因而整個稅制改革的版圖可被描述為“六稅一法”的改革。


  Q如何調整直接稅和間接稅,才能達到優化稅制、使稅收負擔更加公平的目的?


  高培勇: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要求逐步提高直接稅比重。目前正在進行的營改增顯然處在減間接稅的操作路線上。通過營改增,實現間接稅大幅度的削減,減少間接稅占稅收收入的比重。間接稅的減少,所騰挪出來的稅收收入空間就可以通過增加直接稅來填補。直接稅增上去,間接稅減下來,從而達到稅收制度的優化,使稅收負擔分配結構更加公正、更加公平。


  Q下一步改革的重點和難點是什么? 高培勇:從以上分析角度看,營改增是本輪稅收制度改革的一個突破口。自十八屆三中全會召開以來,我們所看到的稅制改革的重頭戲,其實就發生在營改增上。因此,說營改增開啟了本輪稅收制度改革的進程也不為過。然而本輪稅收制度改革任重而道遠,今后的路還很長。我們要看到,營改增本身對推動本輪稅收制度改革、本輪財稅體制改革的重要意義,但也必須說,更艱巨的工作,重要的、具有深遠意義的改革還在后面,即這一輪稅收制度改革的難點和重點還在直接稅上。


  Q有觀點說國家要做新的轉型,從高速到高效轉變,稅制改革應向哪個方向發力?


  高培勇:這實際上牽扯到現在所說的一個重要關鍵詞,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目前,中國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經濟發展新常態標志性的變化,就是經濟增速放緩。放棄追求高速,而轉向以質量、經濟增長質量為核心的經濟發展軌道上來,并非僅僅是主觀上的一種選擇,而是客觀規律的作用使然。


  實現由高速到高效率轉變,中央作出的一個具體的決策就是實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所謂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用改革的方法推進經濟結構調整。這種經濟結構不僅僅是實體經濟的產業結構,也包括制度結構,其中就包括稅收制度改革。


  稅收制度和整個經濟結構之間關聯度頗高。比如說供給側,一般人理解供給側,首先是企業,而企業和政府之間的關系,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也是一個最牽動人心的紐帶,就是稅收制度,就是稅收負擔水平的高低。7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三去一降一補”五大重點任務,“降成本”的重點之一在于降低宏觀稅負。


  降低宏觀稅負,怎么降?減稅不是總量性減就可以,一定要落實在結構性上。結構性調整一定要落實在稅收改革上,減少間接稅、流轉稅,減少稅收對價格的影響。比如正在進行的營改增試點就是貫徹減稅的過程。


  必須注意的是,減稅的同時,一定要減支。這是實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做的一件事。降低宏觀稅負水平的同時,必須要降低政府的支出水平,否則以赤字支撐減稅的道路,不僅僅隱含財政風險,事實上也與降低企業負擔的初衷風馬牛不相及。


來源:中國稅務報


標簽:                   喜歡:收藏
亚洲五月天天综合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