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下一步的金融改革效率優先與穩定優先誰為重點

發布于:2016-09-19  |   作者:http://www.omfeel.com  |   已聚集:人圍觀

  在下一步的金融改革問題上,應該是效率優先與穩定優先?雖然歷經30多年改革發展,我國金融體系并沒有像預想的那般趨于完善,現實不容樂觀。“融資難、融資貴”、“影子銀行快速發展”等問題依然困擾著金融改革的頂層設計者。


  “當前,我國金融體系內供給剩余和金融體系外供給不足并存,上述結構性問題就是長期被動堅持穩定優先改革路徑的現實表現。”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青年論壇會員、金融學博士朱太輝認為,下一階段,我國金融體系的市場化改革需要堅持風險導向,注重金融穩定和金融效率的跨期平衡,通過進一步提高金融效率實現長期的金融穩定。


  01


  中國金融市場化改革的跨期演化路徑


  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我國金融體系已從改革開放前的一家銀行主導發展成為金融機構多元化、金融產品多樣化、金融市場較完善的金融體系。但我國金融體系的效率還不容樂觀,潛在金融風險不容忽視。從金融市場化改革穩定和效率的跨期演化路徑來看,我國采取了“穩定優先型”路徑。期間,我國金融體系一直保持穩定,沒有爆發系統性的金融風險;通過政府注資、剝離壞賬、公開上市等,金融機構市場化改革穩步推進,利率市場化基本完成,匯率市場化改革快速推進,銀行業市場準入不斷放寬,金融體系效率不斷提升。分析表明,我國還存在較嚴重的金融抑制,金融供求存在明顯的結構性問題。


  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編制的金融抑制指數來看,我國的金融抑制程度不僅遠遠高于中等收入國家,甚至高于多數低收入國家。CF40學術委員、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的測算結果表明,中國金融自由化程度在91個樣本國家中,僅排名第87位。反映金融效率的另一指標是盈利能力,盡管我國銀行的規模與金融服務水平呈現上升趨勢,但盈利能力仍然偏低。正如中國銀監會主席尚福林所言,我國還存在著一定的金融抑制,不僅限制了金融功能的發揮,而且降低了金融體系的效率。


  金融效率和金融穩定需要跨期平衡,我國金融市場化改革的“穩定優先型”路徑通過犧牲金融效率換取了短期的金融穩定,但效率不足導致了我國金融風險的長期積累,金融體系的脆弱性不斷提高。


  在金融機構資產負債表內,截至2015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連續17個季度增加,不良貸款率連續10個季度上升,并在未來還將持續一段時間。在金融機構資產負債表外,影子銀行規避金融監管,模式不斷演變,規模迅速膨脹,風險較為明顯。在金融體系外,民間借貸居高不下,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風險管控水平低,金融監管不到位,風險不言而喻。


  此外,正規金融體系長期金融供給過度,M2/GDP、信貸/GDP都已達到歷史最高水平,大量資金在房地產市場、資本市場等流動聚集,資產價格泡沫風險此消彼長。


  02


  中國下一步金融市場化改革的路徑選擇


  金融體系在國民經濟中屬于配置資金的中介部門,系統性金融風險追根究底是長期資金錯誤配置的反映。根據“穩定優先型”路徑分析,在一國推進金融市場化改革的過程中,當優先改善金融穩定的政策實施到一定階段后,要加大力度提高金融效率,實現長期視角下金融穩定和金融效率的跨期平衡,否則長期低效率的資金配置會導致系統性風險的不斷積累。


  下一步,我國金融體系的市場化改革需要堅持風險導向,注重金融穩定和金融效率的跨期平衡,通過進一步提高金融效率實現長期的金融穩定。


  具體而言,要在完善金融機構破產處置和市場退出機制的同時,進一步放寬金融體系的市場準入,提升體系內金融競爭和降低體系外民間借貸等;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和完善利率傳導機制,適時解除合意貸款規模管控等數量控制,真正發揮市場在金融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在完善金融監管框架的同時,加快推出完善股票發行注冊制,推進多層次股票市場體系建設,避免科技企業、中小企業、創業融資等過度集中在銀行業,融資效率低下,橫向風險分散不足。


  總之,前期我國金融市場化改革在金融穩定方面的推進步伐快于金融效率,金融效率很大程度上讓步了單期金融穩定,下一步要在兼顧金融穩定的同時,加快提高金融效率的改革步伐,通過更高效的資金配置來降低金融脆弱性(見圖11),從而實現金融穩定和金融效率的跨期平衡。


  圖11 中國金融市場化改革的未來路徑


  03


  下階段改革要堅持風險導向、提高金融效率


  金融市場化改革推進路徑的設計關鍵在于處理好金融效率和金融穩定之間的關系。既有研究主要從金融效率和金融穩定兩個維度靜態地分析一國在某一個階段的金融市場化改革路徑,缺乏跨期動態分析。但各國改革實踐和金融危機史表明,在金融市場化改革推進路徑的選擇,從長期視角審視金融效率和金融穩定的變化和平衡非常重要,甚至影響改革目標能否最終實現。


  因此,本文在分析金融市場化改革對金融供需均衡影響的基礎上,加入時間因素,從金融效率、金融穩定和跨期平衡三個維度,探討了金融市場化改革對于金融效率、金融穩定的影響,以及金融市場化改革路徑的選擇問題。


  基于完全市場主導、完全政府主導以及市場和政府共同主導三種模式下的金融供求均衡模型,分析了金融市場化改革對金融供需曲線的影響。隨著金融市場化改革的深入,市場對金融體系的調節作用逐漸增強,金融供需由一個點擴張至一條線段。一方面隨著市場對金融供給的的調節作用增強,供給曲線的長度會變長;另一方面,市場供給根據價格自由調整的幅度拓寬,供給的價格彈性增大,供給曲線的斜率會變小。在和市場化程度不高的情況下,政府抑制可能導致金融供給不足或供給過剩,影響金融效率和金融穩定。在政府限定的最大金融供給小于金融需求的情況下,不同性質、不同類型企業的融資可獲得性不同,容易加重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推動影子銀行體系快速發展,并且容易催生資產泡沫和資本市場泡沫。


  在分析金融市場化改革對金融供求均衡影響的基礎上,以市場化程度衡量金融體系效率,以金融治理水平衡量金融穩定程度,同時加入時間因素,討論了市場化改革中金融效率和穩定的跨期演化路徑。


  總的來說,金融市場化改革存在三條路徑:同步提高型、穩定優先型和效率優先型。金融市場化改革的目標是全面提高金融體系的效率和穩定性,遵循不同的改革路徑,在短期內對金融穩定和金融效率的關注存在差異,但長期來看都是為了實現金融穩定和金融效率的跨期均衡。改革路徑的選擇,既取決于政策當局對于金融效率、金融穩定的偏好,也取決于該國的要素稟賦差異。


  我國金融市場化改革總體上遵循的是“穩定優先型”路徑,前期改革都是在確保金融穩定的前提下推進的,這在短期內通過有限的金融效率改善換取了短期的金融穩定。


  但從跨期來看,金融風險是金融資源錯誤配置的反應,持續低下的金融效率會導致金融資源錯配的不斷積累,最終導致金融體系的脆弱性不斷提高。


  當前,我國金融體系內供給剩余和金融體系外供給不足并存,“貨幣增速快、資金仍緊張”、“信貸總量大、結構不匹配”、“傳統銀行管制多、影子銀行發展快”等結構性問題就是長期被動堅持穩定優先改革路徑的現實表現。下一階段,我國的改革需要堅持風險導向,更加注重提高金融效率,通過更高效的資金配置來降低金融脆弱性,實現金融效率和金融穩定的跨期平衡。


來源: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


標簽:                   喜歡:收藏
亚洲五月天天综合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