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創新需要怎樣的制度環境?

發布于:2016-09-24  |   作者:http://www.omfeel.com  |   已聚集:人圍觀

  好的制度環境有助于創新,創新需要什么樣的制度環境呢?最重要的是能夠使企業家和投資者有長期穩定的預期。經濟增長的動力來自企業家精神。企業家怎么推動經濟增長?第一,通過發現市場的不均衡來套利,使得資源得到更有效配置;第二,通過創新打破原來均衡,推動生產可行性邊界外移。這兩個方面都非常重要,都需要有一定的制度條件。最基本的制度條件就是自由、私有產權和法治。但是,我要強調的是,創新對制度的要求更苛刻、更高。因為創新有兩個基本特點,第一個是高度不確定,不可預測,第二個是周期非常長。


  創新的不確定性創新是充滿一系列不確定的過程,這與科學上的發現非常類似,沒有辦法預測。


  人們經常把不確定與風險混淆,其實二者不一樣。


  1921年,美國經濟學家奈特就對此做了區分,簡單地說,風險有統計規律可循,不確定性沒有統計規律可循,因為是獨一無二的。一項創新是否能夠成功,事先沒有辦法預料,不僅因為這項創新本身難以預測,而且因為創新的價值依賴于后續的一系列創新是否出現。以計算機為例,1945年IBM發明計算機,但是當時它并沒有真正的商業價值,所以IBM沒有馬上投入市場。為什么?因為當時計算機需要的是真空管,真空管不僅成本高,而且速度非常低,在經濟上是沒有效率的。直到十幾年之后出現了晶體管,特別是集成電路技術,才使得計算機有了真正的商業價值,計算機因此才成為信息技術的重要推動力量。不確定性意味著事先沒有辦法規劃,很多人在創新,多數人失敗了,也有一些人成功了,我們記住了成功的故事,很容易忘記還有很多失敗的故事。


  創新周期特別長最簡單的就是瓦特發明蒸汽機,他從1764年草擬圖案,五年后申請到專利,真正投入市場是1775年,也就是11年之后,公司開始盈利是1786年。萊特兄弟發明飛機是1903年,飛機第一次投入商業使用是在1936年,中間過了33年。甚至一些很簡單的創新,比如兒童用的一次性尿布,寶潔公司從投入研發到投入市場用了整整10年。今天一些互聯網公司很快可以拿到錢,但這錢是投資者的錢,不是客戶的錢,離真正完成創新還有很長距離。


  創新周期為什么這么長?很多人誤解,創新就是拿到專利。其實看一下歷史,拿到專利只是創新的第一步,甚至可以說萬里長征的第一步。創新和發明很不一樣,拿到專利,就是一項發明,創新是要讓專利變得有商業價值。從拿到專利到實現商業價值,要克服一系列障礙,因為要改進功能,提高質量,降低成本,一直到市場可以接受,甚至,還要克服傳統勢力對創新的阻礙。很多公司并不是死在發明過程中,而是死在拿到發明后實現商業化的過程。瓦特1769年就拿到了蒸汽機的發明專利,但并沒有能阻止他的投資人巴羅克1773年的破產。


  創新的不確定性和長周期決定了創新起初是不賺錢的。剛才談到企業家的套利活動,套利一開始就賺錢,但是因為你賺錢,別人就會跟隨,競爭使得利潤越來越低,趨向經濟學家叫的“均衡”。創新起初是虧損,到一定時間之后,證明你成功了,他才開始賺錢,然后賺越來越多的錢,但是隨著你賺錢了,模仿者就來了,賺得錢就越來越少。簡單的說,如果做一件事,一開始就賺錢,就說明這不是創新。而且,虧損的期間可能非常長。今天很多互聯網公司做了十來年了,拿了幾十億投資,仍然不賺錢。


  上述兩個特點決定了創新需要一種制度,這種制度能夠使企業家和投資者有長期穩定的預期。套利時間比較短,甚至三天五天就完成,在金融市場套利幾秒鐘就可以完成,創新則需要數年,三年五年都不夠,甚至十年、八年、二十年。追求很長時間才能見效的東西,如果社會對知識產權沒有有效保護,沒有相對健全的法治,創新活動很難出現。特別是金融體制,起初是虧損的,誰來買單?消費者不買單,只有投資者買單,所以創新對金融體制有非常高的要求。中國現在的制度,我認為總體來講是適合套利,不適合創新。


  有研究證明,法律對知識產權的有效保護不僅決定了創新的速度,而且決定著創新的方向。如果一個國家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很弱,即使有創新,創新也會主要集中在有替代性保護方案的領域,比如,靠商業秘密可以保護你,他就會去創新。當然,今天在場的法學家會更多地聚焦這方面,我就不多談了。我下面集中談談阻礙創新的三個其他體制和政策,第一是政府監管,第二是反壟斷法,第三是產業政策。


  首先,政府監管。從英國產業革命開始,政府監管一直是阻礙創新非常重要的因素。按照熊彼特的說法,創新是一個創造性的破壞,意味著用新的產品代替舊的產品,新的企業代替舊的企業,新的行業代替舊的行業,所以一定會觸動現有產業既得利益者的奶酪。既得利益者通常保護自身利益的辦法就是呼吁政府監管。政府監管名義上是要保護消費者利益,維護市場秩序,本質上是保護既得利益。所以,就毫不奇怪,大量的監管措施,從英國產業革命到現在,都是在扼殺阻礙創新。


  舉幾個中國的例子。上世紀80年代,郵電部明確禁止居民家庭個人使用傳真機,如果發現會有高額罰款。廣電部禁止居民個人安裝和使用地面衛星接收設施。今天很多新媒體的創新也受到種種限制。特別是去年,交通部曾推出一個出租車改革征求意見稿,盡管最后沒有真正實施,但反映的問題非常嚴重,網絡約租車遇到傳統既得利益者的抗拒,包括傳統出租車行業,尤其是經營出租車的公司。


  第二,特別講一下反壟斷法對創新的阻礙。《反壟斷法》其實應該叫《反競爭法》,因為反壟斷法所反的那些措施正是市場中競爭的措施,尤其是通過創新來競爭的措施。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經濟學家有責任!經濟學家把壟斷和競爭的定義完全搞錯了。經濟學教科書中講的最好的競爭是什么?完全競爭!所謂完全競爭,就是眾多廠家以相同的成本生產完全相同產品下的競爭。這樣的完全競爭和創新是不相容的,只要有創新,競爭一定是不完全的,甚至導致所謂的“壟斷”,因為你創新了,就做了與別人不一樣的東西。市場份額其實是對創新最好的檢驗,越成功的創新能夠吸引的客戶越多。但按照傳統經濟學的定義,你的客戶多了就限制了競爭。所以歷史上很多最具創新的公司恰恰受到反壟斷法的嚴格調查,甚至被解散。有人說,如果你想了解美國歷史上哪些公司最具創新力,其實哪也不要去,到美國商務部反壟斷調查局看一下哪些公司受過反壟斷法調查就可以了,他們就是最優秀的那一批。比如,早期的標準石油公司,美國鋁業公司,后來的IBM公司、微軟等等,都受過反壟斷調查和處罰。


  瓦特發明蒸汽機之后,博爾頓的公司是獨此一家的生產者,完全壟斷,百分之百的市場。瓦特和博爾頓對蒸汽機的收費并不高,只收成本價,再加上由于使用蒸汽機節約的燃料費的三分之一,看起來是很合理的。但是,這也引起很多使用者的不滿,他們發起了一個運動,請求英國議會取消瓦特的蒸汽機專利。瓦特本人怎么回應這個事?他說,他們控訴我們設立了一種壟斷,但是,即使是一個壟斷,這畢竟使他們的礦山比原來生產出了更多的產量。他們說因使用機器必須支付使用費對他們來說并不方便,但是如果我把我褲腰上的小錢袋紐扣扣好,對那些想偷我錢包的人來說也很方便。我們沒有任何權利強迫別人使用我們的機器,如果這些家伙向議會控訴,他完全可以不使用。瓦特是個發明家,談不上是一個企業家,但是他對這個所謂的反壟斷指控的認識,是很深刻的。


  滴滴打車和優步中國合并的例子中,因為優步中國虧損,賣給滴滴,商務部就要進行反壟斷調查。可以設想一下,如果優步中國倒閉,宣布破產關門,而不是賣給滴滴,商務部要不要調查?估計不會。但其實效果是一樣的,它之所以賣給滴滴,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競爭不過滴滴,認為繼續經營不劃算,要退出市場。


  經濟學家習慣于用一個行業的廠商數量或集中度判斷壟斷程度。從歷史上看,一個市場的競爭程度,與市場上有多個企業關系不大。微信大家都在用,騰訊幾乎獨此一家,但是它得不斷創新,因為總有人虎視眈眈。可以說,如果馬化騰高枕無憂,認為自己現在壟斷了,可以剝削消費者,我想用不了一兩年他就會徹底完蛋。沒有哪個企業能壟斷一個市場,除非政府強加保護措施。如果政府有保護措施,有多個企業也不是充分競爭。中國的出版業有600多家企業,能說是一個自由市場嗎?


  壟斷要反,但真正最反的是政府用法律和政策施加的法定壟斷和行政壟斷,而不是市場競爭中形成的所謂壟斷。如果反對市場上形成的所謂壟斷,其實就是反創新,因為所有創新,按經濟學家的定義都會形成壟斷,而且越大的創新,越有商業價值的創新,壟斷程度越高。如果你做了一個小的創新,也起不了大作用,顛覆性的創新,就會形成壟斷,比如當年的鐵路和汽車。


  第三,產業政策。我曾講過,由于人類認知的局限和激勵機制的扭曲,產業政策是注定要失敗的。所以,政府不要實行產業政策。我這里特別講一下產業政策如何阻礙創新,大體上有四個方面。


  首先,產業政策一定會導致尋租行為。如果政府有產業政策,會對不同行業、不同企業進行歧視性對待,最擅長尋租的人就會與政府搞關系,拿到優惠的人通常是尋租高手,而不是創新能手。


  其次,產業政策使套利比創新更有利可圖。創新很冒險,目前很多所謂生產新能源汽車的廠家,哪是在搞創新,只是通過政策性套利騙取政府補貼而已,這方面媒體已經披露很多。這不是新現象,從古至今,只要有政府的特殊對待,就會有這種問題。


  再次,產業政策會誤導企業家投資選擇。本來在市場中,企業家投資什么,或者創新于哪方面,要看市場前景,產品是不是未來有利可圖,而現在不是看市場前景,而是看哪個領域會得到政府的支持和資助,就像一些教授申請課題一樣。我曾經遇到一個教授在申請研究課題,我會問他,你對這個課題感興趣嗎?他說興趣不是很大。我有問,你覺得這個課題的意義大嗎?他說不大。那你為什么申請?他說因為這樣的課題最容易申請到政府的錢。所以,大量國家科研經費,支持的不是有意義的研究,而是誘惑大家申請經費,其實沒有做出像樣的貢獻。


  最后,產業政策特別容易導致不公平競爭,因為得到政府支持的企業處于優勢地位,得不到政府支持的企業就處于劣勢地位。即使后一類企業的產品更優,質量更高,成本更低,仍然競爭不過那些得到政府支持的企業。


  除了知識產權保護和法治,改革監管制度、改革反壟斷法、廢除產業政策,這些對創新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能在這些方面做出真正改革,中國創新的潛力不可能發揮出來。(張維迎系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


來源:第一財經


標簽:                   喜歡:收藏
亚洲五月天天综合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