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經濟不改革就實現不了中高速增長

發布于:2016-11-03  |   作者:http://www.omfeel.com  |   已聚集:人圍觀

  中國經濟改革是直接影響經濟增長的因素。近日,在北京國際金融博覽會組委會主辦的“2016中國金融年度論壇”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張軍擴、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等專家表示,中國經濟正處于轉型的關鍵時期,經濟在向好的方向發展,增長的積極因素逐漸增多,但是經濟增長的基礎仍不牢固,還要繼續積極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步伐,最終形成中速增長平臺,確保經濟平穩增長。

  張軍擴:不改革就實現不了中高速增長

  中國經濟增長的積極因素在增多,在向好的方向發展,可以從四個方面來說明。一是經濟增長速度平穩,回落幅度收窄,呈現企穩態勢。二是需求在改善。8月、9月,固定資產投資分別增長了8.2%和9.0%,增速連續兩個月都有所加快,特別是民間投資增速也有企穩的態勢。三是企業效益在改善。1至8月份規模以上企業的利潤同比增加6.4%,比上半年增加了2.2個百分點。四是預期也在改善。9月份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達到50.4,與上月基本持平。從分項指標來看,生產指數、原料購進指數、新訂單指數,都處于擴張期。

  但是要看到,企穩的基礎仍然不牢靠,主要從三方面來看:

  第一,經濟增長的新動力還沒有真正形成,還沒有發揮好的作用。經濟進入新常態,最大特點是傳統動能失去優勢,需要通過轉型升級培育新動能。增長新動能是否基本形成,是否具有比較牢靠的基礎,這是我們判斷經濟是否進入穩定狀態的最重要因素。當前經濟增長的積極因素增多,無疑是供給側結構改革取得成效的一個反映。新產業、新業態的快速發展,去產能、去庫存初見成效,對市場供求狀況產生了有利影響。但整體來看,新動能還不強,還沒有能夠在增長中發揮主力軍的作用,經濟企穩在很大程度上還是需求刺激的結果,包括比較大力度的政府基礎設施投資和相對寬松的貨幣政策,以及房地產帶來的拉動作用。

  第二,結構調整和優化升級的進程也不太盡如人意。進入新常態除了要培育新動能,關鍵還是要解決過去的基本矛盾,市場要出清,這樣才能夠輕裝上陣。去年政府確定了“三去一降一補”的工作,發布了一系列實施細則。雖然取得一定成效,現在看問題還沒有徹底解決,問題仍然比較突出,任務也比較大。由于結構調整、優化升級是一個瘦身和強身并重的過程,當新的增長動能不足以發揮主體作用的時候,老產能也不可能順利被淘汰。另外,去產能也需要政府力量和市場力量結合起來,才能取得比較切實的效果。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條,改革進展不太盡如人意。現階段觀察經濟增長是否獲得可持續和穩定的基礎,最重要的一點要看改革是否取得突破,是否基本建立起能夠引領新常態、支持新動能的體制機制。

  我國經濟仍然具有中高速增長的潛力,但是這個中高速增長的潛力不會自動實現。不是說高速增長結束后自動就會進入中高速增長狀態,而是需要通過改革、通過體制的調整去爭取才能達到。如果改革跟不上,中高速增長潛力就不可能實現。

  在投資需求方面,現階段我國城鄉基礎設施投資潛力巨大,比如農村垃圾污水處理,危房改造,水利設施等等。如果能夠在農村建設用地,特別是宅基地改革方面取得進展,不僅可以獲得豐富和可持續的資金支持,還可以充分釋放這方面的投資需求潛力,否則這個目標很難實現。在消費需求方面,我國居民每年要花一萬多億人民幣在國外消費,問題主要在于我國的產品質量、安全標準跟不上消費的需求。如果我們能夠通過改革提升產品安全質量標準,這方面的消費需求的潛力也會大大發揮,至少把這部分需求拉回到國內。

  在供給方面,有企業家說在一些制造業領域,我國產品綜合成本比美國還高。最近我到東莞、深圳調研,有的企業家反映一些產業在美國的投資成本比中國低。我國的成本高在什么地方?不是高在勞動力成本,我國勞動力成本相當于美國的三分之一、四分之一,關鍵是資金、物流等方面,再加上天然氣、用電、資金等綜合成本,我國成本確實比美國高。而要降低這些成本,關鍵要靠改革、靠市場競爭。

  下一步的關鍵還是要在保持經濟基本穩定、民生繼續改善和風險可控的前提之下,著力推進改革。下一步深化改革要著力處理好四方面關系。

  首先,在改革內容上,既要推進供給側改革,也要推進需求側改革。需求潛力的釋放也需要改革推進,例如投資需求潛力,就需要宅基地改革、制度改革、監管制度改革來釋放這方面潛力。

  其次,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重點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結構調整優化的過程。本質上是市場優勝劣汰的過程,什么產能是過剩產能?什么企業是僵尸企業?都不是靠政府官員來定的,而是市場選擇的過程,政府要正確地發揮作用,就是要嚴格執行環保質量安全標準,管好就業,管好系統性風險,其他事情由市場來解決。

  再次,在改革推進的方式上,要處理好頂層設計和基層探索的關系。現在很多重大改革固然需要頂層設計,但是很多方面也需要實踐探索。如果通過時間探索出來的改革,也許就能探索出一條能夠突破的路子來,比如說像宅基地改革這樣一些重要的改革。

  最后,在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等諸多方面都要處理好激勵機制和約束機制的關系。現在,從中央部門到地方政府各級,一些干部不敢干、不愿干、不會干的問題比較突出,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之前的一些改革,約束方面的制度比較有力量,而激勵方面相對不足。比如說在公務員制度改革方面、國企干部薪酬改革方面都存在這樣的問題。所以,下一步的改革可能在破舊的同時要立新,在加強約束的同時要加強激勵。

  劉世錦:中速增長的關鍵是有質量可持續

  中國經濟經過30多年高速增長,過去6年一直呈下降態勢,到目前還有下行壓力,對這個過程怎么看?對這個問題,我們一直堅持這樣一種觀點:這是中國的結構性變化,即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長轉向中速增長。從這個觀點來看,過去6年實際上就是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長的供求平衡點轉向中速增長的平衡點。到目前,中速增長的平衡點還沒有找到,或者說底部還沒找到。

  我的基本判斷是,中國經濟經過6年多的回調后,現在已非常接近底部。

  從需求側來看,中國經濟過去的高速增長主要依賴高投資,而高投資主要依賴三大需求:基礎設施、房地產和出口。高投資要觸底,這三大需求也要觸底。我有一個通俗的說法,叫三只靴子要落地。房地產前段時間出現了比較快的增長,甚至部分地區出現了泡沫,但是,中國房地產投資的歷史峰值已經出現了,房地產投資在以后的幾個月會逐步轉到低處甚至是負數增長。現在看來這三只靴子基本上已經落地,或者接近落地。

  從供給側來看,去產能取得了一定的進展,特別是在調整預期方面產生了一些效果,主要反映在兩個指標的變化上。今年9月份,工業品出廠價格也就是PPI經過50多個月以后由負轉正,與此同時,曾經1年多負增長的工業企業盈利轉為正增長,而且最近大多數的行業盈利狀況是不錯的,這就是供給側觸底顯著的標志。

  總的來講,我認為中國經濟已經離底部很近了。但接近底部和實現觸底還是兩回事,觸底很可能是一個相當復雜的過程,需要多次驗證。

  有人認為,一旦經濟觸底會不會出現反彈?即所謂的“U”型、“V”型反彈。我的判斷是,以后7%以上增速都很難達到,我們要放棄這種幻想。中國經濟增長最理想的情況是通過一兩年的時間,最終成功觸底。觸底的過程就是過去講的“L”型,先開始下行,觸底就是拐這個彎,然后逐步走出來,最終形成中速增長的平臺,再加上若干個小的“W”型。現在看來,今后一兩年觸底的概率還是比較高的。

  當然,這個觸底的過程也是經濟最不穩定,人們看法情緒分歧最大的時期,一些因素會給觸底帶來沖擊,有幾個因素需要特別關注。

  一是房地產泡沫。可以說,部分城市已經出現了泡沫,一旦泡沫破裂,所帶來的金融風險、財政壓力,以及對收入分配的影響,都會對經濟觸底轉型帶來非常大的沖擊。二是出現一些新的風險。有些地方為了穩增長,還在搞一些新的投資項目,而這些項目有些已經產能過剩,實際上構成了新風險。三是國際經濟形勢的變化。前段時間的英國脫歐,還有美國總統大選、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等都對全球經濟有重要影響,這些對我國經濟是不是帶來沖擊,還要特別關注。

  如果這個中速增長平臺最終形成,經濟能夠平穩觸底,根據國際經驗以及現在中國經濟發展的各種因素,這個平臺持續五年、十年,甚至更長一段時間是有可能的。

  這個中速增長平臺的“中速”是多少?我們將來很可能更多地要考慮一種狀態。經濟增速本身是個結果,關鍵看經濟是不是穩住了,是不是真正有質量、有效率、可持續。比如,就業是好的,財政收入是好的,風險控制住了,居民收入增長了,資源環境可持續,最終對應的速度是多少就是多少。我們下一步要轉變觀念,對經濟增速問題,首先要追求一種好的經濟增長的狀態,增速只是一個結果性指標,或者說是預測性指標。

  最后,對中國經濟“L”型增長,有人認為意味著中國經濟將長期低迷,缺乏信心。到底應如何看待這個“L”型呢?

  第一,它符合規律。進入“L”型不是壞事,經濟能夠穩住已經很不容易,它是符合規律的,一些東亞發達經濟體,經過二三十年的經濟高速增長以后都進入“L”型,下臺階。

  第二,在下臺階這個過程中,我們才能實現優勝劣汰,轉型升級。在日子好過的時候,沒有地方有動力進行轉型升級、淘汰落后產能。

  第三,我們現在尋找經濟增長新動力、新動能,搞創新。經濟形勢好的時候,沒有人愿意去做,現在很多新政策逼著創新。

  第四,改革。中央提出了很多改革部署,但是現在落實不下去,很多地方只有到最后日子過不下去了才會改革。山窮水盡疑無路,才會去找那個柳暗花明。

  中速增長是一種狀態,只要在這個點上將經濟穩住,且具有可持續性,能夠真正地追求質量和效益,中國經濟發展前景還是很好的。實現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和更長遠的目標,就會有一個好的基礎。


來源:經濟參考報


標簽:                   喜歡:收藏
亚洲五月天天综合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