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經濟下行也許不是壞事,能逼人搞轉型升級

發布于:2016-11-14  |   作者:http://www.omfeel.com  |   已聚集:人圍觀

  在日子過得好過得平穩的時候,多數人不愿意去想改變,所以經濟下行也許可以這樣看。“第二屆中國制造2025高峰論壇暨中國制造十佳品質評選頒獎盛典”于2016年11月13日在北京舉行,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出席并發言。其指出,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經濟下行可能是好事。因為日子好過,沒有人愿意去搞轉型升級,都是逼的沒辦法了才轉型。


  談到經濟下行,普遍認為下行沒有上行好。但劉世錦指出,只有經濟下行,企業才能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下行是規律性的,是必須經歷的一個過程。下行帶來的結果就是競爭加劇,競爭加劇以后就帶來分化,分化以后最后才有轉型升級。


  劉世錦表示,產業轉型升級、創新不是開幾次會,下幾個文件,或者企業做點什么規模化就能實現,它是逼出來的。日子好過,沒有人愿意去搞轉型升級,都是逼的沒辦法了才轉型。所以不要認為經濟下行完全是壞事,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可能是好事。


  以下為發言實錄:


  劉世錦:女士們,先生們,上午好!今天是中國制造2025第二屆高峰論壇。最近的特點,房地產的火爆,一線城市的房地產價格高漲,甚至出現了一些泡沫。誰去搞實體經濟呢?誰去搞創新呢?但是制造業是一個國家發展的基礎,盡管我們國家服務業現在已經成了一個最大的產業,超過了制造業。但是整個國民經濟的基礎,特別是競爭力的基礎仍然是制造業。


  這兩天特朗普被選為總統,是出乎意料的,這個人他講了一句話,他說讓制造業重振美國,為中國強國的制造業要回到美國去,他這個想法是否能實現很難說,但是他有這個想法。對我們來講意味著什么呢?挑戰,目前制造業國際國內形勢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所以我今天想講這個題目,就是新常態下的中國制造業。


  我想講三個問題,第一,中國經濟經過過去的蓬勃發展,對經濟發展的前景,大家要有信心。我們經過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長以后,進入新常態,對這段時間變化到底怎么看?怎么想?政府包括企業家各種想法都有,比如有些同志可能還想咱再熬上幾年,經濟還能進入高速增長,基本不可能了。我簡單說一下過去三種框架,一種,這是周期性的波動,所謂周期性的波動,高一陣,低一陣,現在低一陣,已經低了六年,過去是兩位數的增長,現在是7%不到。第二種觀點,認為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我們離美國這些前沿發達國家距離還是比較遠,還處于追趕期,我們還有高速增長的潛力。比如7%、8%的增長速度還能搞個二三十年,但是大家感覺到不大可能了吧,還能上到那個水平了嗎?上不去了。第三種觀點,是我本人的觀點,它就是增長階段的轉化,由10%的高速增長轉向中低速增長。這個無論是國際經驗還是經濟理論分析,都能支持這個。大概在六年前我本人領導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研究隊伍提出這樣一個判斷,過去幾年是有不同的看法,有爭議。但是這個過程實際上已經發生了,大家所關心的問題,這個底到底在什么地方?我們說是有底的。


  我們經濟的回落是轉型再評估,也就是由過去10%左右的高速增長,逐步轉向一個中速增長的平臺,是兩個不同平臺之間的切換。過去六年的時間,我們一直處在切換的過程中,這個過程沒有完成,所以一直下行的壓力是存在的。現在我講的是接近底部了,我們看兩個底部,三個指標,從需求上來看,我們過去長時間的高增長,主要是高投資,而高投資主要是有三大需求支撐的。第一出口,第二基礎設施建設,第三房地產。高投資要觸底,這三大需求要觸底。我本人有一個通俗的說法,三只“靴子”要落地。


  出口過去增長是20%以上,最近兩年已經出現了負增長,今年能不能恢復正增長,現在看來已經很難了。從國際上來講,貿易增長速度在過去幾年低于經濟的增長速度,這個是有點反常。因為過去長時間不是這種情況,更重要的還是我們的內因,就是我們國內的出口產業,我們的土地、勞動力、環境成本上升以后,我們出口競爭力相對下降。這個也符合國際經驗,其實它也是必然的。第二基礎設施,基礎設施占投資比重最高的那個頂實際是在2000年左右,過去幾年基本是一個回落的態勢。但是它是我們政府穩增長的主要工具,所以下行壓力比較大。


  第三只“靴子”就是房地產,房地產經過多年發展以后,2014年也就是前年房地產出現了回落。我們的判斷,它不是一個短期的周期性的波動,它是一個歷史性的波動。為什么?因為構成房地產70%的城鎮居民的歷史需求峰值是1200-1300,所謂峰值什么意思呢?房地產投資的最高點已經出現了,出現了以后,它就是逐步的下降。事實上房地產投資在去年9月份的時候已經出現了負的增長,但是今年房地產又火起來了。一線城市的房價高起,有人認為是已經出現了泡沫。


  這個原因概括來講就是四個方面的元素,第一正面因素,幾大都市圈在加快開發,處在幾大都市圈核心地位的一線城市需求是上升的,這是一個正常的積極的因素。但是也有不正常的或者消極的因素,包括我們城市地方政府的融資體制,特別土地制度,還有我們的貨幣政策,但是我本人的判斷,從房地產大的投資格局來講,歷史需求峰值出現,房地產出現歷史性拐點比較大的判斷,房地產這樣一個所謂火爆,投資的回升是一個短期的現象。幾個月以后會逐步回落的,最近已經在回落。我們估計大概再過一段時間以后,房地產投資將會恢復一個常態。什么意思呢?低速甚至零增長,這樣房地產這只“靴子”也觸底,三只“靴子”都觸底了。


  與此同時,供給側,因為三大需求在下降,供給側也在調,但是調的速度很慢,所以出現了嚴重的產業過剩。導致了兩個結果,第一個結果就是PPI出現了50多個月負增長,由于價格下降幅度太大,我們工業企業的盈利水平在下降。從2014年8月份以后,超過一年多的時間,工業企業利潤的增長率是負的增長。但是最近應該說從去年中央提出去產能的大的政策導向以后,還是出現了變化。一方面就是政府推動,更重要的,市場也在啟動。有些企業不賺錢了,日子不好過,也就關了。


  更重要的就是預期發生了變化,所以大家注意9月份出現了積極的現象,PPI經過五十多個月的負增長以后,由負轉正。與此同時,工業企業的利潤也是恢復了正的增長,大多數工業行業應該說目前利潤都是處在一個上升的態勢。另外我們也注意到,我們以前產能過剩的行業比如鋼鐵行業,去年四季度他們最好的企業,比如像寶鋼它的主營業務都出現了虧損。一個行業最好的企業主營業務都出現了虧損,價格還能再跌嗎?不大可能了。包括鋼鐵、煤炭、石油在內的我們通常講的大宗商品的價格最低點已經走出底部,像鋼鐵、煤炭又出現新一輪價格的上升,我們感覺到對這個情況有些樂觀的估計。我們研究感覺到也不要太樂觀,房地產再過一段時間如果回落以后,它對這些工業部門是有一個影響的。這樣到明年的時候,中國工業增長速度可能會有所回落,但是幅度也不會太大。


  總的來講,供給側現在看起來也出現了觸底的一些跡象和信號。但是我是想講接近底部和真正觸底是兩回事,要完全觸底,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今后一兩年,這個觸底不會一蹴而就的,不會一步到位的,它是一個過程,可能需要反復驗證,才會逐步的找到。總的來講,用一個圖形來表示的話,我們現在談的比較多的,中國經濟觸底是L型的,現在是下降,所以觸底就是拐個彎,有人講是M型的,觸底以后是不是要反彈?一般都是這個概念,特別炒股票觸底反彈。中國經濟會大幅度反彈嗎?無論是V型還是U型的大反彈都不會。為什么呢?它實際是一個增長平臺的轉換,由原來的平臺轉向另外一個新的平臺,所以觸底確切含義是講它不會再下降了,它要穩定了,逐步走到一個新的增長的平臺。


  第二,我最近聽到一些議論,有人說中國經濟將長期處在一個L型的狀態,低迷,這個意思是這個L型不是什么好的狀態,給人一個比較悲觀的印象,這是我們將來經濟進入中速增長平臺以后,它是符合規律的,你要把中速增長平臺保持住很不容易。增長速度雖然下降了,但是我們經濟基數比過去大多了。這個平臺并不是中國經濟不景氣的表現,它是中國經濟很正常的一個狀態,而且我們要爭取有質量、有效益持續的增長。


  第三,這個平臺在今后一兩年關鍵中國經濟觸底的關鍵期,在這個平臺上保持一個穩定,包括中國制造2025確定的一些發展目標,它的實現就有了一個很好的基礎。我想首先講一下這樣一個大的態勢。


  第二,經濟下行,企業才能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我們談經濟下行,大家心里不舒服,大家切身感受也不舒服,下行哪有上行好啊!但是我們知道這是規律性的,這是必須經歷的一個過程。下行帶來的結果就是競爭加劇,競爭加劇以后就帶來分化,分化以后最后才有轉型升級。我們現在經常講產業轉型升級,創新等等,這些東西不是開幾次會,下幾個文件,或者我們企業自己做點什么規模化就能實現的。它是逼出來的,日子好過,沒有人愿意去搞轉型升級,都是逼的沒辦法了才轉的。用過去的辦法搞不下去了,你才有這個主動性,不轉不行。所以對經濟下行,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認為完全是壞事,其實某種意義上來講,可能是好事。不下行,就沒有轉型,就沒有創新,它不下來就不會上去。


  我注意到上市上市,在經濟高速增長期,十個企業都能賺錢,前兩年下行壓力比較大,可能普遍都不太景氣,最近這個形勢好轉一些。有些企業就比較好,有些企業還是不行,就已經出現了分化。最近企業、行業和地區的分化,這是中國經濟一個非常顯著的特征。這樣的話,有些好的企業逐步已經出來了,所以我們還是要順應這個趨勢,而不是阻擋這個進程。特別我們一些政府部門,一看現在企業比較困難,搞兼并重組,搞拉郎配,這個企業不錯,咱找一個不好的企業,把兩個一幫一,搞在一起,最后有可能壞的好不了,好的也壞了,怎么優勝劣汰,兼并重組,這個時候勞動者要保護的,但是沒有競爭力的體制是不能保護的。


  最后我想講第三點,從企業來講應該是有所為有所不為,選擇至關重要,在經濟高速增長的時候,我們一般的策略都是擴張,為什么?機會太多了。現在必須要做減法了,搞清楚什么東西不能干,這叫聰明人。你的智慧體現在你知道你什么事不能干,這個事搞清楚以后,你就知道什么不能干了,要干自己能干的事,這叫專業化水平的提高。制造業企業就開始轉型升級了,集中力量搞自己最擅長的事情,這個專業化水平就起來了,整個制造業就提升了。


  這個過程我想還有一點,咱們談新經濟,不要誤解,以為一定要搞那些新的東西才有出路。其實我們現在所謂的轉型升級,大部分還都是在我們傳統產業里邊把它這個技術水平、產業鏈提升,你看看發達國家搞的不錯的,農業、制造業、服務業,大部分還是傳統產業。產業升級的重點不是搞新產業,大部分還是所謂的老經濟、傳統產業,產業新舊與有無競爭力是兩回事。


  中國將來不會再所有產業中都具有競爭力,我們都有競爭力嗎?都很厲害嗎?不可能的,我們一定在有些行業是不強的,但是我們一定在相當多的行業,應該比其他國家有優勢,我們要全球化的來看,穩定的長期的國際競爭力。這些行業和企業是誰呢?我覺得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它是要市場競爭給出答案的,我相信是在座的企業家們,是最能夠具有長期穩定的國際競爭力的企業。我們要實現這樣的目標,最重要的還是要有一個公平的,能夠激發人們的創造性的這樣一個競爭的環境,這個要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和緊迫。謝謝大家!


來源:新浪財經


標簽:                   喜歡:收藏
亚洲五月天天综合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