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國企效益回升改革尤為重要

發布于:2017-03-02  |   作者:http://www.omfeel.com  |   已聚集:人圍觀

  國企效益要回升改革是非常重要的。2016年,國有控股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同比增長6.7%,央企實現利潤總額12326.7億元,同比增長0.5%。


  如扣除當年電信資費下調、火電上網電價調整和天然氣價格下調等政策性降價減利影響,中央企業效益比上年增長16.5%。


  為何國企能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2016年仍拿出一份讓外界滿意的“成績單”?第一財經記者帶著這樣的問題專訪了國務院國資委黨委委員、總會計師沈瑩。


   


  國務院國資委總會計師沈瑩


  第一財經:過去一年,國有企業特別是中央企業生產經營企穩向好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 


  沈瑩:在2016年,中央企業積極克服石油、鋼鐵等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低位波動、產能過剩行業增多等不利影響,加大改革創新、市場開拓、降本增效、結構調整和重組整合等工作力度,重點行業穩產穩銷,主要經營指標企穩向好。主要有以下特征:


  一是收入利潤止降轉增。經濟效益恢復增長。2016年中央企業累計實現營業收入23.4萬億元,同比增長2.6%,經濟效益恢復增長。扭轉了自2015年初石油等大宗商品價格斷崖式下跌以來持續下滑的局面。


  二是盈利結構優化。中央石油石化企業效益降幅逐季收窄,中央鋼鐵、有色、煤炭等企業實現減虧增利。制造業、醫藥、現代服務業、建筑業的效益貢獻持續提升。電子工程、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新的利潤增長點正在形成。


  三是運行質量明顯改善、稅收貢獻穩步增長。當年,中央企業狠抓降本增效、優化資源配置、妥善應對風險挑戰,成本費用總額增幅低于收入增幅0.5個百分點。中央企業在自身發展取得積極成效的同時,也為國民經濟健康穩定運行作出了重要貢獻,2016年上交稅費2.1萬億元,同比增加597.6億元,增長3%,增速比上年加快4.9個百分點。


   


  第一財經:在您看來,國企能夠取得效益提升背后,國資委和國有企業做出了哪些努力? 


  沈瑩:一年多來,國資委和中央企業向供給側改革聚力加力,加強組織領導,落實責任機制,堅持問題導向,聚焦關鍵環節,狠抓工作落實。八方面重點工作取得積極進展。


  一是大力開展降本增效。面對市場下行壓力,國資委督促指導企業大力開展“成本管控、效益否決”專項行動,因企施策壓降成本費用,2016年中央企業成本費用總額增幅低于收入增幅0.5個百分點,百元收入負擔的成本費用同比下降0.5元,有效拓展了盈利空間。


  二是著力推進“僵尸”特困企業處置治理。處置“僵尸企業”、開展特困企業治理是中央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攻方向之一。2016年,完成398戶“僵尸企業”和特困企業處置治理任務,使企業卸下了包袱,增強了整體盈利能力。同時,國資委組織對10家重點困難中央企業集團,采取“外科手術”與“內科手術”相結合的方式推進改革脫困,整體實現減虧50%,其中中鋁公司等8家央企集團實現扭虧為盈。


  三是積極化解鋼鐵、煤炭過剩產能。2016年中央鋼鐵、煤炭企業認真落實國務院部署,調整優化產能布局,化解鋼鐵過剩產能1019萬噸,化解煤炭過剩產能3497萬噸,均超額完成年度任務,發揮了帶頭示范作用。


  四是強力壓減戶數層級。2016年中央企業累計減少法人2730戶,93家企業法人總戶數下降,“壓減”經濟成效明顯,共減虧43.9億元。


  五是嚴格防控債務風險。國資委高度重視中央企業風險防范,持續加大債務風險監測、管控力度,對部分負債率較高企業實施負債率和負債規模雙重管控;跟蹤中央企業債券情況,對發行規模實行比例管理,指導中國鐵物等企業完成債務重組,妥善化解債務風險,守住了不發生重大風險的底線。在嚴控債務風險的同時,中央企業加大應收賬款、存貨“兩金”管理力度,壓控“兩金”增幅,保持了經營活動現金流健康穩定。


  六是推進產業重組整合。2016年,國資委推動了寶鋼與武鋼等5對10家中央企業實施重組,推動專業化重組整合,成立中國航發集團;推動中航工業地產業務與保利集團整合;搭建煤炭資源重組平臺,推動資源向具有專業優勢的企業集中;設立航材共享平臺,促進航空行業航材服務資源整合。


  七是推動各項改革措施落地。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在10家中央企業開展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穩步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確定首批重點領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企業,在10家中央企業子企業開展員工持股試點。加強規范董事會建設,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開展落實董事會職權試點。深化企業內部三項制度改革,逐步建立與勞動力市場相適應、與企業經濟效益和勞動生產率掛鉤的工資決定和正常增長機制。加快剝離國有企業辦社會職能和解決歷史遺留問題,“三供一業”分離移交工作已全面鋪開。通過一系列體制機制改革,進一步激發了企業市場競爭的活力和動力。


  八是提升創新發展能力。積極推動中央企業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增強發展后勁。指導中央企業牽頭成立了中國國有資本風險投資基金和中國國有企業結構調整基金。中央企業廣泛開展“雙創”、“互聯網+”活動,搭建各類“雙創”平臺409個。航天航空、高速鐵路、移動通信、飛機制造、核電等領域的技術創新取得突破,為企業轉型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第一財經:2016年,國有控股工業企業的利潤格局發生了一些新的變化,新的利潤增長點在形成。您認為這些變化是哪些因素形成的,又反映了怎樣的趨勢? 


  沈瑩:這一輪改革的重點是機制創新和結構調整。經濟下行的時期,傳統重化工產業產能過剩,不能適應市場需求的變化,迫切需要結構調整。


  前些年,石油、煤炭等能源行業利潤占比大、效益貢獻多,與當時國家工業化發展階段相匹配。但隨著經濟發展到新的階段,對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需求增加,這就需要調整結構和轉型。


  目前,石油、鋼鐵等傳統重化工業的利潤貢獻在下降,先進制造業、電子工業以及智慧城市建設、現代通信和物流等服務業的效益貢獻在上升。這體現了結構轉換過程中新動能正在培育壯大,結構在優化,這也是經濟企穩向好的基礎。


  第一財經:在國企效益轉好的背后,是否也有改革作用的體現?在國企效益V形反轉的過程中,改革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 


  沈瑩:應對這一輪經濟下行壓力,國有企業采取的最重要措施就是改革。通過深化改革、著力破除體制機制障礙、彌補管理“短板”,這是企業提質增效的重要保障。改革不僅是要完善體制機制建設,也包括布局結構的調整、弘揚企業家精神、調動廣大職工積極性。通過一系列體制機制改革,進一步激發了企業市場競爭的活力和動力。


  改革是國企應對下行壓力、遏制效益下滑、實現效益回升、實現穩中向好的重要保障。2017年國有企業還要加快各項改革措施落地,釋放改革動能,為供給側結構調整、提高勞動生產率的改革目標破除障礙,拓展更多的發展空間。


  第一財經:目前企業成本上漲的壓力很大,如何在這樣的環境下繼續提升國企效益? 


  沈瑩:目前價格回升對成本的壓力是新的挑戰,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對制造業成本有很大影響,這要從兩個方面來應對。


  一是國家宏觀政策降成本,通過降稅清費等舉措給予企業政策支持。二是企業通過改革降成本。過去降成本更多地通過壓減企業開支,目前更多地轉向通過深化改革、調整布局結構、優化內部流程、轉變商業模式等多種途徑來降成本。


  目前降成本的空間還很大,比如壓縮管理層級,提高了效率,減少管理成本和各種資源的占用。再比如內部流程的優化、區域協同和產業鏈的合作、優化機制降低人工成本等都可以降成本。


  降成本已不僅僅是簡單的減少開支縮減費用,更要繼續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商業模式的變革、內部流程的優化來降成本。今年如果這些工作都做細做實,對于降成本應該說是非常有效果的。


來源:第一財經


標簽:                   喜歡:收藏
亚洲五月天天综合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