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振興實體經濟之戰已然吹響了號角

發布于:2017-03-17  |   作者:http://www.omfeel.com  |   已聚集:人圍觀

  振興實體經濟之戰已然吹響了號角,創新為導向的經濟模式會遇到一個瓶頸,這就是包括資金、技術、人才和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的限制。因此,發展和振興制造業是個系統工程,需要一系列資源要素配套措施和政策環境的支撐。比如需要有制造業雄心的企業家;需要可公平獲得的、較低成本的金融資源;需要相對較低的綜合成本;需要與“中國制造”相匹配的教育和培訓體系;需要完善鼓勵創新的知識產權保護;需要公平的稅負環境。一言以蔽之:以政府的“痛”換企業的“順”。


  振興實體經濟是新常態下的發展重點。李克強總理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閉幕后的記者會上表示,要用政府的“痛”換來企業的“順”,讓企業輕裝上陣,提高競爭力。還要通過像降網費、電費、物流成本等措施,力爭今年減稅降費能達萬億。當然,根本上還要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


  作為實體經濟的主體,制造業的持續快速發展是中國改革開放近四十年來取得巨大成就的關鍵所在,是實現創新、搶占未來制高點的關鍵,決定著實體經濟的質量和效益。據國家發改委2015年數據,中國制造業規模在全球名列第一,占比約20%;制造業門類也最全。按中、小類來分,涉及幾百個領域。據國家統計局數據,在世界500種主要工業品中,我國有220種產品產量位居全球首位。


  不過,我國制造業附加值和產業層次還不高,而我國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的制度性成本很高。雖然近些年來國家不斷推動簡政放權,取消下放行政審批事項、優化程序,但仍然存在審批程序不合理、時間長、材料多、收費多、手續多、蓋章多等問題。去年我國勞動生產率增速為6.4%。而2013、2014、2015年我國全年全員勞動生產率分別比上年增長7.3%、7%、6.6%。在這背后,我國經濟增長的傳統動力,比如勞動力供給增長、資本投資增速等都在放慢。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培林的評論是:“過去我們在大量的低端制造業方面發展非常迅速,形成了世界工廠的規模。但是,這個優勢現在已經基本上消失了。”社科院的調查還顯示,我國全要素生產率對經濟的貢獻率也在下降,2001年至2005年,其貢獻率達56.1%,但2011年到2015年,降到44.9%。這種下降的趨勢必須扭轉。


  提升中國全要素生產力的有效途徑就是創新。誠然,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是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任務,是科技創新支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鍵環節。去年全國技術合同成交額同比增長15.97%,首次突破萬億元大關,達11407億元。目前全國各類技術交易市場超過1000家,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載體平臺不斷豐富。但是,隨著制造業轉型不斷升級,科研成果轉化率低和產業化率低已成了制約我國向世界制造強國邁進的重要因素。這種狀況凸顯了長期以來科研體系管理中的諸多弊端。比如,科研經費申請容易使用難,造成大量科研經費的浪費和閑置。因為政府的經費不能承擔虧損風險,科研人員又沒有相應的精力、能力和知識儲備去創辦公司、孵化企業,在基礎科研成果二次開發階段缺乏資金和政策的支持等。


  針對這些問題,相關部門近段時間以來出臺了一系列新政策,然而,具體的落實仍不盡如人意。例如,去年11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見》,旨在解決科研人員實際貢獻與收入分配不完全匹配的問題。幾個月過去了,有國有科研單位研究人員表示,分配機制仍然沒變。在科研成果轉化上,基本沒有分成,因為擔心國有資產流失,基本不賣專利或投資。科研成果轉化能力是制造業升級的關鍵,如果科研管理體系改革政策難以落實,打造制造業強國又從何談起?


  全國政協委員、原工信部部長李毅中日前在全國政協經濟界聯組討論的發言中,用了四組數據證明當下我國實體經濟被空心化、被邊緣化有多嚴重:一是資金流向實體經濟少了。去年M2總量155萬億,增長11.3%,但資金過多地流向了股市、債市、樓市、期貨,還有大量資金通過理財等金融衍生工具,或者在金融系統內循環,或者在體外循環。去年銀行新增貸款12.65萬億,房地產貸款占44.8%,將近一半。全部貸款余額106.6萬億,房地產占了25.03%。而工業不超過20%,最少的省份只有13%。二是工業企業盈利能力減弱。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營業務利潤率,2010年為7.6%,然后逐年降低,2011年至2015年分別為7.2%、6.66%、6.58%、6.16%、5.76%,去年有所好轉,達5.97%。在去年我國企業500強中,制造業260余家,占了一半多,可凈利潤只占17.1%,33家金融機構凈利潤占比達56.8%。三是工業投資增幅急劇下降。去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長8.1%,工業3.6%,民間資本3.2%。整個固定資產投資中,民營投資占了61.2%,工業制造業民間投資占85%。所以,民間投資不投了,最受影響的是工業制造業。四是分配懸殊,人才流失嚴重。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5年全國19個非私營單位員工平均年收入,金融行業最高,制造業排行第14位,實體經濟相關行業處于絕對劣勢。對此,李毅中建議,落實振興實體經濟的政策不能打折扣,不要過多設置邊界條件,不要延誤時機。


  事實上,盡管工業(核心是制造業)在我國經濟中的比重不斷下滑,但國家在政策上并未放松制造業。《中國制造2025》更從國家戰略層面確定了實施制造強國戰略的十年行動綱領。工業仍是不能抽走的經濟脊梁。盡管我國服務業比重超過了制造業,但傳統制造業仍是國家競爭力的核心所在。中國政府提出推動制造業由粗放經營轉向精致生產、精細制造,在產品價值鏈上完成轉型升級,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提升。“精細制造”,是指那些具有持續創新的設計和材料運用,以及高品質管控下的高價值工業品生產活動和生產制造體系。簡而言之,在我國,傳統制造業走向“精細制造”是主要方向和出路。


  但以創新為導向的經濟模式會遇到一個瓶頸,這就是包括資金、技術、人才和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的限制。因此,正如專家所言,發展和振興制造業是個系統工程,需要一系列資源要素配套措施和政策環境的支撐。比如需要有制造業雄心的企業家;需要可公平獲得的、較低成本的金融資源;需要相對較低的綜合成本;需要與“中國制造”相匹配的教育和培訓體系;需要完善鼓勵創新的知識產權保護;需要公平的稅負環境。一言以蔽之:以政府的“痛”換企業的“順”。


  進軍號已吹響,我國實體經濟振興與升級的時間之窗打開了。


  (作者系資深宏觀經濟評論人)


來源:和訊


標簽:                   喜歡:收藏
亚洲五月天天综合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