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iwhyx"><track id="iwhyx"><video id="iwhyx"></video></track></dd>

    <th id="iwhyx"></th>
  • <progress id="iwhyx"></progress>
    <tbody id="iwhyx"><noscript id="iwhyx"></noscript></tbody>

    當前位置: 主頁 > 金融經濟 >
    0 Comments

    怎樣領會總書記的經濟思想?理解新常態是關鍵

    發布于:2017-04-16  |   作者:http://www.omfeel.com  |   已聚集:人圍觀

      怎樣更好地去領會總書記的經濟思想?理解新常態是主要關鍵,總的來說應抓住三個關鍵詞,分別是“中高速”,“結構優化”和“創新驅動”。

      賈康,著名經濟學家,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任院長、首席經濟學家。多年從事宏觀經濟及財經理論、政策研究。曾多次參加國家經濟政策制訂的研究工作,多次受李克強等中央領導同志之邀,座談經濟工作。


      4月10日,賈康院長來浙江日報授課。有理君整理了一部分授課內容,與大家分享。


      2014年5月間,習近平總書記到河南考察時,他接過學者討論中的話語,首次使用“新常態”的概念。到了這一年秋天,在北京舉辦的APEC會議上,總書記的講話大量篇幅都是關于我們應該怎樣認識、適應和引領新常態的?!靶鲁B”這個概念由習總書記說出來之后,各方面給予了高度重視。


      領會總書記的經濟思想,理解新常態是一個關鍵。根據習總書記在APEC會議上的講話,關于新常態可以提煉出三個關鍵詞。


      第一個關鍵詞叫“中高速”。中國原來的高速增長不可能再維持了。2010年10.4%的增長速度,就是國際上公認的兩位數增長,是高速增長。改革開放前三十年算總賬,年均9.8%,四舍五入就是兩位數的10%。特別是鄧小平南方講話以后,這近二十年的經濟增長速度更在10%以上。


      但現在我們可以看得很清楚,2010年是中國經濟高速增長階段的最后一年。我們已經無法想象,將來還會出現一個兩位數增長的年份。經濟增長速度往下降,再說高速是不切實際了,增長速度要進入一個以中高速為特征的新階段。這個新階段的到來合乎一般經濟體的共同規律。2010年,中國人均GDP達到四千美元。按照世界銀行可比口徑的人均國民收入,穩居三千美元以上,中國這個擁有將近十四億人的世界第一人口大國,已穩穩進入中等收入階段了。


      進入中等收入階段以后,世界上各個經濟體大同小異的表現就是,必然要告別經濟起飛階段的高速增長狀態,并向下調整。這就是新常態的“新”。


      那這個“?!笔鞘裁匆馑寄??速度向下調整,不能一降再降,需要力求軟著陸在一個作為常態的中高速增長平臺上。著陸的過程有可能比較長,所以現在我們還要引領它。我個人的看法是,2017年是非常關鍵的考驗期,看能不能完成探底著陸,對接以后的中高速平臺。這個平臺的基本特征是,增長質量要提高,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升級版。


      中央指出,速度由高速降至中高速,增長質量則要由初中端升至中高端,這可以稱為兩個“中高”。我們要達到的升級版怎樣去實現呢?這里就要提到習總書記講話的第二個關鍵詞,“結構優化”。只有結構優化了,才能夠打造中高速增長平臺上的升級版。


      這里隱含著一個戰略性判斷,就是中國這個階段的經濟下行,它形成的基本原因不能認為主要是周期性的,而應當是結構性的。在學界很有影響力的林毅夫教授,他一直認為,中國現在的經濟下行,是以周期性為主要原因的。其實中央的判斷與他明顯不同,我認為中央的判斷是對的。固然有一定的周期性因素,但更深刻的、更不可忽視的,是結構性因素。


      “我國發展仍處于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也面臨諸多矛盾疊加、風險隱患增多的嚴峻挑戰?!边@是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中的明確表述。重要戰略機遇期之中蘊含著矛盾、風險,而主要矛盾來自結構問題。


      比如在當下經濟發展中,由于產業結構、經濟布局、技術水平與質量控制等方面存在問題,我們面臨著以霧霾為代表的環境危機因素的沖擊,已經持續好幾年了。霧霾是大氣嚴重污染的一種體現,誰都逃不掉,群眾對此意見很大。此外,還有水污染、土壤污染等等,它們又會引發食品安全問題。所有這些涉及到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問題,現有結構已不能長期支撐下去。所以必須調整結構,抵御和化解環境危機因素等帶來的風險。


      除了產業結構,我們的收入分配結構、財產配置結構也出現了一些明顯的問題。前幾年中央下決心要推出收入分配優化的指導文件。當時我是文件起草小組的咨詢專家。整個起草過程千難萬難,每一稿都討論再三、增刪數次。最后一稿,按溫家寶總理的要求,必須在2012年拿出來。那一年的大年三十,這個文件才正式出爐。這時已經不叫指導意見,而稱為《關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見》,是提供參考的姿態。里面有鋒芒的東西幾乎都被打磨光了。包括起草時我提出應該寫入的,有條件的地方應該實行官員財產報告制度的試點。當時浙江磐安、新疆阿勒泰都有試點,而且是地方自發做的。


      為什么這些東西不能寫進去呢?難度極大,要考慮到社會上方方面面的反應。幾乎所有人都對收入分配有一肚子不滿,都認為存在著不公。


      實際生活中也確實如此。說到住房,有這么多“房叔”“房姐”,有的人可以手上積累幾十套上百套房子。而另一些人,買不起房或者買了房還要當房奴。這里面的問題非常復雜,但總體來說與我們的基礎性制度建設明顯滯后、收入分配和財產配置的現狀不良有關。這也是結構問題。在經濟發展中,物和人兩個視角的問題都不可輕忽。所以現在我們說引領新常態,必須抓住第二個關鍵詞就是“結構優化”。


      那結構優化怎樣實現呢?第三個關鍵詞就順理成章地出來了,叫“創新驅動”。習近平總書記上任伊始,他就對俄羅斯記者談過自己的感受,“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睂嶋H上講的就是改革到了深水區,到了啃“硬骨頭”的階段。怎么啃?習總書記多次表示,要“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這話說得很有學術色彩。換句話說,就是怎樣化解既得利益的阻礙。其實既得利益不是一個絕對的負面術語,社會生活中既然存在不同的收入階層,也就存在不同的利益集團和各種既得利益。


      現代社會要允許各個利益集團基于他們的既得利益提出自己的訴求。一個和諧的社會就是要把各種利益之間的關系處理好,要去追求最大公約數,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當然,要在實際生活中實現是很有難度的。


      比如今年“兩會”上,李克強總理反復說,要進一步簡政放權,進一步降低企業負擔。必要的行政手續簡化和行政收費下降,有助于經濟增長。這方面的改革應該堅定不移地進行下去。但是我們都知道,改革很艱難。李總理甚至說過,“砍掉審批是削減權力,砍掉行政性事業收費權那是拆香火,難吶!”“現在觸動利益往往比觸及靈魂還難?!?/p>


      我們中間凡有一定閱歷的人都能聽出李克強總理這段話里黑色幽默的意味。到了目前的階段,沒有別的選擇,唯改革創新者勝,所以要以創新驅動打開新局面。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明確將創新發展理念,放在所有發展理念的最前面,作為“第一動力”,由此可見其重要性。


     ?。ǜ鶕Z康院長授課錄音整理成文)


    來源:浙江在線


    標簽:                   喜歡:收藏
    亚洲五月天天综合色情|成人av弹堂|99久久热视频只有精品5|熟女人妻无码亚洲

  • <dd id="iwhyx"><track id="iwhyx"><video id="iwhyx"></video></track></dd>

    <th id="iwhyx"></th>
  • <progress id="iwhyx"></progress>
    <tbody id="iwhyx"><noscript id="iwhyx"></noscript></tbody>